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1694例
来源: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增至1694例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9:54:38


新冠肺炎检查完毕之后,已经是晚上8点,我们被安排在大厅一侧等待前往隔离点休息。

阿科斯塔宣读了特朗普的一系列“大话”,包括2月23日特朗普声称病毒“我们国家一切都在掌控之中。新冠病毒在美国得到了很好的控制”,3月10日特朗普说“保持冷静,病毒会消失的。”

经过了三四十分钟的等候,我终于来到检疫窗口前,在提交了事先在飞机上填好的健康信息和入关信息后,工作人员示意我通过此处,再排队进行下一轮检查。

发布会上,CNN白宫记者吉姆·阿科斯塔提问,“2月和3月初,你一再淡化病毒的影响,许多美国人感到不满,你对他们想说什么?”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设置在户外的新冠肺炎检查室。

我连忙在排队间隙下载了app,输入电话、姓名、护照号码等信息,认证成功后,跳出了一个“每天自测诊断检查”选项:包括是否发热、咳嗽、咽喉痛及呼吸困难四个项目,如实回答后提交,就完成了当日自我检测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等待转运至隔离点的欧洲入境人员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晚上9点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机场工作人员为我们送来行李箱的同时还带来了晚餐——韩式汉堡和可乐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入境检疫说明:视检疫设施和机场运转情况,分流到隔离点需要花费4到6小时不等的时间;采样12小时后才能得到新冠肺炎检测结果,结果显示为阴性的话,可以直接离开;隔离点提供负压隔离房,我们会确保洗浴和食物供应。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